最早进城部队走的并非挹江门

  • 发布时间:2019-01-24 20:30:10

  • 来源:admin

  69年前的今天,南京解放,标志着政权的灭亡,中国近代史也画上句号。在大部分人的记忆中,关于南京解放最经典的两个画面是解放军战士们占领和渡江部队浩浩荡荡,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城。其实鲜为人知的是,占领很可能发生在4月24日,最早进入南京的解放军走的也不是挹江门。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由下关登岸经挹江门进入南京,并于当夜占领南京。”这是百度百科“挹江门”词条中的叙述,也是多年来所广为人知的南京解放过程。后来,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建于挹江门城楼上、渡江胜利纪念碑也建在挹江门附近,“因此在人们的记忆中,解放军进入南京城,自然而然地就和挹江门联系在一起。”江苏党史学会会员、军史研究者胡卓然告诉记者,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城的是解放南京的主力部队35军,但其实在此之前,另一支先头部队就已经进入南京了。

  胡卓然在1949年5月2日的《人民日报》上,发现了一篇回顾报道《前线记者报道南京解放经过》,其中这么叙述解放军部队入城顺序:“二十三日上午,南京城内残匪放火焚烧了若干房屋,在浓烟烈火弥漫中逃窜出城。当日下午,进抵南京东部的解放军前哨部队,由赖长胜营长率领由和平门入城,截获匪军正图运走的大批军用物资。同日下午八时,浦口方面的解放军集中了北岸剩余的船只迅速渡江”。记者在江苏省中共党史学会所著的《江苏解放战争史》中,也找到了类似的说法“解放军先头部队于23日从和平门抵达南京城。”

  和平门就是南京城墙神策门在民国时的名称,民国时南京北郊修了第一条像样的马路以连接和平门至燕子矶,其和燕路的名字一直保留至今。值得一提的是,神策门是南京城墙中仅存的四个明代城门之一,具有与中华门相反的外瓮城结构,将瓮城建在城门外。

  “《人民日报》当年这一新闻报道,正是许多年以后确认哪支部队首先进入南京城区的权威记录。”胡卓然解释说,报道中所指“浦口方面的解放军”指的是35军,“进抵南京东部的解放军前哨部队”指的是34军一部。

  渡江前夕,34军曾经解放六合、仪征等长江北岸地区,攻克军阵地,为大军渡江扫清障碍。在渡江中,34军从龙潭地区渡江南进,首先解放龙潭,并在汤山方向作战,切断了京杭公路,阻击南京残存之敌逃窜。

  34军主力部队鏖战南京东郊时,该军侦察营按事先部署,向南京城内侦察。据侦察营二连指导员方葆琳日后回忆,34军军部侦察营渡江后立即夺取了敌人的火车,“坐火车到达了南京的中央门”。当时和平门火车站确实位于中央门附近,这与《人民日报》报道实现了对应。

  而当时35军发起“三浦战役”解放浦口后,因浦口码头船只被敌人拖走,一时难以渡江。一度停止于码头,寻找船只后渡江入城。34军先头部队渡江后坐火车直接进入南京城,故而,这两个共同解放南京的部队里,34军部队先一步到达城内。

  胡卓然告诉记者,1949年2月9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根据1月15日决定,将起义的第77军部队与解放军江淮军区第34旅、独立旅,合并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4军,编入第八兵团战斗序列,何基沣担任军长。其中,江淮军区第34旅、独立旅前身是新四军;起义的第77军部队的前身是1937年卢沟桥抗战时闻名全国的29军。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时,何基沣担任29军37师110旅旅长,该旅下辖219团、220团,卢沟桥和宛平城即属于该旅219团防区。7月7日深夜,面对日本军队以搜寻失踪士兵借口的步步紧逼,驻守宛平城的219团3营长金振中报告旅长何基沣:“敌人向我们逼近,距离快只一百公尺了”。何基沣旅长随即下令:“在一百公尺以内立时将敌人全部歼灭”。全民族抗战抵御日寇的第一枪随即在卢沟桥头打响。

  胡卓然告诉记者,为了不遗忘这支英雄的部队,最近他组织南京审计大学沁园书院的大学生志愿者通过翻阅近百本各地地方志书籍,从地方志的“烈士英名录”里找到了多名明确记述1949年牺牲于南京的34军烈士姓名,以纪念他们为南京解放立下的赫赫战功。

  今天我们回顾历史时,将南京解放,乃至整个渡江浓缩成几个画面:江面上船帆如林的百万雄师过大江、解放军战士们登上门楼欢庆胜利。但在江苏省中共党史学会所著的《江苏解放战争史》中明确记载,解放军进入的时间是24日凌晨。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南京解放的纪念日定在23日呢?

  胡卓然分析认为,被人民解放军占领确切时间有不同回忆和记述,核心问题是我军进入时有没有已经过了4月23日午夜12时。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正如《人民日报》1949年5月2日刊登的《前线记者报道南京解放经过》记述的那样,4月23日下午至夜间,解放军已有成建制部队成规模到达了南京市区,敌人在市区周边的残余势力已经不能进行抵抗,于是,23日作为南京解放日是有史实依据的。

  扬子晚报记者从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了解到,该馆目前正在整理近年来渡江战役亲历者渡江经历的口述历史影像资料。在今年南京解放纪念日之际,南京渡江胜利纪念馆独家授权本报发布部分亲历者的口述。扫描二维码,就能看到向守志等四位亲历者的渡江记忆。

  “我们过江的时候,长江边上的人民群众,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当时有夫妻船、父子船,所以说,没有老百姓的支持,没有老百姓的帮助,没有老百姓把这个船献给我们,来支援过长江,那我们没办法。”

  “我们当时都要下到连队演出,在实战的现场。郑文祥同志就在这个演出当中一只手给炸掉了。他那个弹药前面都扔了几个都没有问题,后来就扔这个第二个炸药包的时候,他一拉以后这个炸药包还没来得及扔出去的时候,就在手上爆炸了,整个这个手就给炸掉了。那首长过去看他慰问他,有些女同志都流眼泪,好好一个同志一只手没有了,然后他就说,你们不要哭,他说我这个比起那个牺牲在这个船上的这些烈士,那要差得远了,人家正是青春的时候一条命没有了,我是丢了一只手,这说明我对渡江战役作了一点贡献而已。”

  “解放军问你怕吗,我说不怕,送你们解放军到前方打胜仗,怕什么。两边有大炮的轰鸣,那边有炮火,这边也有炮火,我的船就从这个中间穿过去,都把部队送到岸上,送过江南呢,解放军跟我们挥挥手。他说大姑娘,你们慢慢地走啊,现在我们要到江南打胜仗。”

  参观才是个了不得的事情,我们就议论了,蒋介石办公室的椅子很高。我们说蒋介石不管他坐的椅子多高,不管他的地位多高、权力有多大、军队的力量多大。但有一条,只要他脱离人民群众一切都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