洱海边1806家客栈被全部拆完多少人血本无归

  • 发布时间:2019-01-24 20:27:38

  • 来源:admin

  近期,洱海客栈停业再一次成为议论的焦点。尤其是《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规定方案》出台之后,这些客栈老板恢复营业的愿望成为了泡影。责任在谁?大理市委书记高志宏称:政府在客栈入驻时的确管控不力,但同时他认为,责任应该双方共担。

  项目开发过程中,不论外部环境是什么样,必须坚守生态保护红线不能触碰。以云南省为例,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森林公园的生态保育区和核心景观区、风景名胜区的一级保护区、地质公园的地质遗迹保护区、世界自然遗产地的核心区和缓冲区、湿地公园的湿地保育区和恢复重建区、重点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的一二级保护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的核心区、九大高原湖泊的一级保护区、牛栏江流域水源保护核心区和相关区域、重要湿地、极小种群物种分布栖息地、原始林、国家一级公益林、部分国家二级公益林及省级公益林、部分天然林、相对集中连片的草地、河湖自然岸线米树线以上区域,以及科学评估结果为生态功能极重要区和生态环境敏感极重要区划,全部为禁止开发区域。作为投资者,在决定进驻投资前,也需要将政策法规纳入考量,仔细权衡可能出现的后果。

  一个老大爷和一个老大妈,不会讲普通话。我问他们院子的情况,他就以为我要找地方吃饭,用肢体语言说你过来吃饭吧。我说我不是找饭馆的,他们看我不肯吃饭,就摘了一口袋梨送给我吃……这样的邻里关系是我来大理投项目很大的原因。

  只有111家证照齐全2012年,孙明敏夫妇和几个合伙人投资三千万,在村里租下老房子,租期20年。他们把老房子重建、装修,客栈被设计成了一条即将启航的船,取名“蝶海月”。

  1900多家客栈,证照齐全的不到10%。缺少证件的客栈主称,办不了证的原因有很多:

  有数据显示,在2010年后洱海边客栈数量暴增的同时,大理州接待游客的数量也从2011年的1545万人次飙升至2016年的3859万人次。而大理的地势是西高东低,从来都是顺势排污,这也让洱海的环境承载量接近极限。

  筹办客栈时,“蝶海月”的地势低,污水接不进村里的污水管网,环保部门允许其将经过处理后的污水直排洱海。但孙明敏坚持自掏腰包修建提升管,让客栈的污水进入村里的污水处理站。

  高志宏称,政府在客栈入驻时的确管控不力,但同时他认为,责任应该双方共担。作为投资者,在决定进驻投资前,也需要将政策法规纳入考量,仔细权衡可能出现的后果。

  近年来,由于洼地效应显现,投资云南旅游业和文旅地产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卖掉自己一线城市的房子到大理、版纳、泸沽湖等地买别墅、买民宅开客栈、办会所,指望在享受云南慢生活和清闲的同时也能发一笔大财;也有些投资者看好云南未来的发展前景,提前布局,抢先囤积房源,准备大炒一通;当然还有些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的成功人士,也在大理、腾冲和版纳等地寻找自己的灵魂安放处。

  现在都已经进入一个风险高发期,如果对当地情况不了解,一不小心就可能踏中雷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