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燕行使者的济南素描_fina

  • 发布时间:2018-08-02 15:55:30

  • 来源:admin

  王渔洋的《渔洋诗话》曾记录,明朝天启年间,朝鲜著名作家、诗人金尚宪等人曾数次来济南、章丘考察,写下了许多优美诗篇,酷爱中国古诗词的金尚宪创作了大量中国旧体诗篇,辑录于《朝天录》中。此外,朝鲜使节在来华期间绘制了多幅行迹图,名之曰《燕行图》,如今收存于韩国皇家博物馆。真迹虽然在折叠处稍有破损,但绘制的济南、章丘等地山水、古迹、人物、楼阁、古城墙仍清晰可见,尤其深黄的画面透视着历史的久远和沧桑。

  北京古称“燕”,所以现在文献学上叫这些为朝贡来北京的外国使者为“燕行使”,他们整个的历程就叫“燕行”。

  明与后金战争期间,朝鲜国内发生政变,国王易人,明朝曾一度不承认新国王,因而影响了中朝关系的发展。熹宗即位当年(1621年),就派特使率部分官员赴朝鲜,宣诏承认新国王,以修复受到影响的中朝关系。被派的特使,就是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时任翰林院编修,后任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的“金筷相国”刘鸿训。

  刘鸿训,字默承,号青岳,山东长山县人。考中进士在翰林院任职时,其诗文为皇帝所欣赏,很快成为当时文坛上出类拔萃的人物。

  刘鸿训被委派为外交使臣之前,中朝关系正处在一个比较危险的时期。特别是后金势力猛增,在短短的时间内占领了东北广大地区,明朝军队节节败退。后金得手后逐步南进逼近朝鲜国土,边境频频告急。内忧外患,为了自身的利益,熹宗决定委派朝廷官员亲去朝鲜慰问“降敕令晓谕,以安其心”。可是妄自尊大的熹宗故意不派重要大臣前往,挑来挑去仅仅委派翰林院编修刘鸿训作为正使,虽临时被“赐一品章服”,到底官阶上要差得多。这无形中给刘鸿训的肩上增加了相当大的难度和压力。

  天启元年春,刘鸿训一行刚刚踏进朝鲜的京城,辽东就完全被后金所攻占,中国与朝鲜之间的陆上交通完全中断,刘鸿训等已经没有退路了。在朝鲜朝野一片疑虑之中,刘鸿训虽然官卑职微,却不失大朝天使威仪,举止有措,雍容大度,“肃敬将祀,周旋中规”,使“东人动色,快睹凤凰”。颁诏之后,在暂时无法回国的情况下,刘鸿训等“裁约享馈,章示规绳,是使卉服之。长冠带而问诗书,穷岛之人啁嘈而赞仁义”。就这样,刘鸿训一行取得了朝鲜政府和各阶层人士的信任,使他们不仅接受了明朝的抚慰,坚定了同明军联合抗击后金的决心,也加深了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进一步了解。

  此后,为加强交流,中朝使节进行了互访。天启四年(1624年)9月23日,朝鲜派正使李德、副使吴翔、书状官洪益汉(书状官的任务是记录途中见闻,归国后汇报)和跟随画员等专程考察中国,他们从北朝鲜平安道旋槎岛浦乘船至锻岛,旋即至辽宁省长海县石城岛、长山岛。横渡渤海海峡,从山东半岛的登州上岸,参观了庙岛、蓬莱阁、登州。之后乘马车,先后考察了莱州府、潍县、吕乐县、青州府、长山县、邹平县、章丘县、济南府、齐河县、禹城县、平原县、德州府、景州府、献县、河间府、新城县、涿州府、北京等,最后乘船返回朝鲜旋槎岛浦。

  每到一县,他们先向地方官员了解地方民情、社情,然后游览名胜古迹。临走,都要收集一些地方书籍,跟随画员还要绘制一张城厢图或沿途主要胜景图,用汉字标明主要景点的名称。重要府县城厢图的上方空白处,还记载了该地主要名胜古迹和地方名人,共25幅,名之曰《燕行图》。第3幅画的是绣江湖的风光和山中寺庙(即醴泉寺)的倒影,第12幅是醴泉寺的景色。第14幅是描绘济南府趵突泉、白雪楼、历山书院的景致,以及人们去泰山进香的情景。

  其中描绘最秀美的是第13幅章丘城厢图。整个画面布局恰当,笔致圆润温和,气势恢弘,实为一幅宏观而旷远的全景图。极目远眺,群山环抱,山中水雾如烟,云蒸霞蔚,城池房舍掩隐在雾霭之中,可谓“烟雨山水空濛中”。涛涛绣江河两岸,柳绿花红。女郎山前,泉溪潺流绕院,一派绝美的田园风光。近观遒劲的古树,粗壮而枝茂,凸显着极强的视觉张力和古朴的美感。这幅图显然绘制的是章丘八景之一“绣江春涨”的景致,尤其是颇为壮观的九孔绣江桥,桥下河水湍急,桥上行人移步安然,细观人物形态和服饰,有骑驴、骑马的,有步行的,步履悠闲缓缓而行,刻画人物十分精微,绘神绘态,俨然是在大好春日里出城进山朝圣或远行。

  这幅画既可看作山水画,也可以看作表现风土人情的风俗画。画面还有文字说明,桥东侧有碑曰“绣江桥”,此处当指明朝时的北绣江桥。此桥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西边与济南相连,东面和青州连接,是东南西北重要道路的交汇处。此桥是章丘最古老的名桥。画的右上角有“齐”、“章丘县”字样,下为章丘古城,东门为“承青”门,即承接来自青州的紫气,寓意紫气东来。画面人物是出东门远行,前面绿柳成荫,有“鲍叔牙原”字样。仔细考证,“原”同“塬”,土丘也。章丘之东有鲍家庄,为鲍氏后裔集聚地。图中的鲍叔牙原,笔者以为应是原章丘西南的鲍山,鲍城。显然此图画为写意图,描绘的主要是朝鲜人访问所见的景物,在地理方位上并不十分准确,但这些都不影响其珍贵。

  自朝鲜使者李德等人考察之后。两年之后的天启六年(1626年)秋,又有朝鲜著名作家金尚宪等人数次到中国考察。其间,时任明朝工部尚书、南京都察院都御史张延登(邹平人)正居家中,金尚宪登门拜访,并由此结识了张延登的公子张万选、张万钟等人,慕名拜访了张延登的湄园。

  之后,又西行到了章丘城,参观了李开先花园——菊花堂。李开先(1502-1568)是著名的散曲家、文学家。金尚宪到菊花堂的时候,李开先已经去世很久了,其后人李衡和李瓒接待了他。李衡已中举人,那时候已经是晚秋,正是菊花盛开的季节。金尚宪当场作了一首诗,诗名叫《章丘城中故李太仆(濮)花园》:深院青苔书掩扉、菊花秋色净芳菲。西风莫道无情思、吹送寒香上客衣。

  这首诗收录在金尚宪的文集中,但这首诗在乾隆二十年《章丘县志》第11卷中这样记载:“朝鲜使臣金尚宪过章丘,李秀才李衡菊花堂题。”显然有误,实际上并不是李衡写的,而是朝鲜人金尚宪所作。

  金尚宪数次访问中国,酷爱中国的古诗词,深受中国文化的熏陶。他创作了大量中国旧体诗篇,归国后,整理编辑了诗集《朝天录》,收录诗作136首。他把该《朝天录》作为礼物送给了张延登的家人,张家为书中的精彩词句所感动,并正式刊行了这本诗集。

  后来,张延登的孙女婿、清代诗坛盟主王渔洋看到了金尚宪的诗集,对这位外国友人的诗才颇多赞赏,在其《渔洋诗话》、《感旧录》、《池北偶谈》等著作中多有记载,称金尚宪《朝天录》一卷诗多佳句。如“三秋海岸初宾雁,五夜天文一客星”、“淡云微雨小姑苏,菊秀兰衰八月时”。在《论诗绝句》中,渔洋先生还巧用金尚宪诗句作诗一首:“淡云微雨小姑苏,菊秀兰衰八月时。记得朝鲜使臣语,果然东国解声诗。”充分显示了渔洋先生对朝鲜艺术家的友谊和敬重,后来,渔洋先生整理出版《感旧集》时,在卷十二十中收录了金尚宪诗八首。也是唯一被收录的外国诗人作品。可以说,《朝天录》和《感旧集》的出版,是明清之际中朝文化友好交流的结晶。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中韩关系自2016年年初以来急剧恶化。此前饱受中国媒体宠爱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其形象也迅速从端庄贤淑的“朴姐姐”滑落为因为得罪中国而惴惴不安、日夜为糟糕的韩国经济状况担心的“绝望的女人”。

  一提到领导奇葩怪癖,我脑子马上闪过的就是前一任分管副局长,虽说去年已调离,但每次想到他,我就会腿疼。

  一个地方自然资源丰富,采矿业发展,本是好事情。但最近一项研究表明,采矿业可能催生腐败。

  在咱们这个社会,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从这个意义说,张锐的离世,是社会的损失。但让社会善待张锐的最好途径,只能是更多人努力变成更好的张锐。